当前位置: 首页 > 古风 > 345641

《345641》

第3章 诉求

作者:佚名 分类:古风 完结 更新时间:2021-02-23 16:58

一袭暗彤色朝服的萧煜,清俊如云中鹤。

而他身边站着的正是丽贵妃宋颜。

他们身份悬殊,却在落日余晖中般配如一对璧人。

谢音晚只觉腿如扎了根般动弹不得,呼吸都随之一窒。

园内空阔,萧煜和宋颜也看到了她。

萧煜眸色一怔,正要上前,却见谢音晚转身快步离开了。

当晚。

红烛才换了一次,萧煜就回了府。

他直奔入房,竟见谢音晚坐在灯下,手里拿着花绷子和针线,认真地绣花。

萧煜抿抿唇,走过去。

他将一个首饰盒置于她面前:“想着很久没有送你礼物,打开看看,可喜欢?”

闻言,谢音晚目光落在那木盒上。

暗红色的盒面雕着花纹,又以金丝镶嵌于内。

一肘长短,不看其中,便也可知这有多贵重。

谢音晚微垂眼眸,眉微不可察地蹙了蹙。

这六年,萧煜送给她的东西越渐名贵,可其中情意却越渐变淡。

她打开木盒,是一套华奢的金步摇。

谢音晚哑声回:“喜欢。”

见她波澜不惊地说完,又将木盒放入柜中,萧煜只觉她寡淡无趣。

但想起御花园一事,他还是耐着性子坐下来,陪着谢音晚。

无言间,谢音晚却有丝疲惫,她何尝不知道萧煜是为何示好。

谢音晚强忍心酸,望向他:“萧煜,我们何时回凉州?”

她还记得萧煜说待功成身退,就带她回乡祭祖,过平淡的日子。

可萧煜立刻冷声回了句:“凉州偏远之地,回去作甚?”

谢音晚一哽,说不出话。

见她这模样,萧煜眼中多了丝不耐,找了个借口便离开了。

谢音晚心间泛苦,手中的针重的恍如千斤之石。

她还记得萧煜曾说:凉州才是家!

……

谢音晚未提御花园一事,萧煜便越发没有忌惮。

每日带着一身陌生的味道晚归,却说是因朝中有事。

而谢音晚只能当做什么也不知道,无言地将所有酸苦咽下肚。

只是近来,她听闻萧煜暗中肃清朝中反他的党羽,甚至动用私权杀了不少人。

谢音晚整日忐忑,可又无能为力。

直到朝中老臣左相梁复带着其他几位老臣来府求见。

年过六旬的梁左相跪地磕头道:“郡主,您是皇室唯一的嫡亲血脉,当初太子在时,爱国亲民,怎会忍心看现在忠臣被屠戮?”

“皇上年事已高,难理朝政,求郡主以江山社稷为重,摒弃私情,重惩萧煜!”

众老臣一排排跪下,声声诉求着。

谢音晚听着,心中一派悲凉。

她虽是前太子之女,然不过一普通妇人,如何重惩萧煜?

梁左相见谢音晚不为所动,又是重重一磕:“郡主若是不允,我等就撞死在这杀人不见血的提邢司府邸!”

听到这样决绝的话,谢音晚沉叹一声:“也罢,我会和萧煜说。”

这时,梁左相起身上前,将一小白瓷瓶递到她面前。

“郡主,萧煜秽乱宫闱,残害忠臣,他不亡,便是你我和皇室宗亲亡。”

闻言,谢音晚眸色一颤。

白瓷瓶被置于案台上后,梁左相便带着众老臣离开了。

静谧冬日。

谢音晚一人坐在房中,鼻尖萦绕着炭火的热意,但她心冷至极。

手边的白瓷瓶泛着阴寒的光,她更觉这世道荒唐可悲。

萧煜虽任提邢司,但在去年就开始掌管朝政,这些自诩忠臣之人,却束手无策,只讲孔孟大道。

如今,他们竟将此事交给她这么个有名无实的郡主……

谢音晚就这么在屋内枯坐到深夜。

“吱嘎!”

房门忽然被推开,萧煜披着一身雪走了进来。

那清冷的视线悄然落在谢音晚手中的白瓷瓶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