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 > 古风 > 345641

《345641》

第4章 谣言

作者:佚名 分类:古风 完结 更新时间:2021-02-23 16:58

谢音晚并未掩藏,她将瓷瓶轻轻地放在桌上:“偶感风寒,大夫开的药。”

闻言,萧煜漠然收回视线:“既然身体不适,就早些安歇。”

谢音晚点点头,起身给他宽衣。

才褪下鸦青色织锦长袄,一块粉色的手帕无声地落在她的脚边。

手帕一角绣着梅花,俨然是女人用的。

萧煜眸色一变,拾起将其扔到一边,责怪道:“你的帕子怎么不好好收着?”

谢音晚垂眸:“我的手帕上只绣竹。”

她想他应该又忘了。

他曾说,竹的品质高洁,中通外直。

所以自己所用之帕从来都绣的是竹。

萧煜面色微凝,却没有半分被拆穿的愧疚,径直走向内室。

余光却不觉落在那白瓷瓶,冷语似刀:“一点风寒而已,何必惺惺作态。”

谢音晚心底一抽,喉间哽若被塞入棉花,难受不已。

深宵,房外风卷着雪,吹的窗户微微作响。

谢音晚躺在萧煜身旁,伸出手想抱他,却被他再次推开。

她眼眶一涩,无奈垂下手。

望着萧煜的后背,她艰难地扯着嘴角:“我最近听到一些谣言,说你对大臣动用酷刑,屈打成招,可有此事?”

“既是谣言,你还信?”萧煜不耐地冷嗤一声。

谢音晚怎会听不出他语气中对自己的不满。

她强忍着心中的刺痛,转身看着被风吹起的床幔,自言自语着:“皇爷爷对你我不薄,你也曾说,考取功名只为忠君报国,可如今……”

她话还未说完,萧煜便冷冷将其打断。

“你自以为成了郡主,就能对本司指手画脚?你即是一介妇人,就该做好妇人该做之事!”

话毕,他阴沉着脸起身,大步离开了房间。

重重的摔门声像是砸在了谢音晚的心上,让她久久回不过神。

……

萧煜这一离府,几日都没有回来。

而京城之中再起谣言,说他日日入宫同丽贵妃在一起畅谈。

谢音晚自然听到了这些话。

那每个字都像一把刀在她心上划着血淋淋的口子。

可她又只能选择承受。

这日,赵公公进府传旨,皇上宣她入宫。

谢音晚换了身衣裳,跟着宫人一同进了宫。

养心殿。

还未踏进内室,谢音晚就听见沙哑的咳嗽声。

她一愣,只见皇上躺在卧榻之上,神情倦怠,白发苍苍。

不过几日,他仿佛老了数十岁。

谢音晚鼻尖莫名酸涩:“皇爷爷。”

皇上见她来了,朝她招了招手,屏退伺候的太监。

“我乖孙来了。”

语中的爱怜让谢音晚想起萧煜所做之事,愧意顿生。

皇上似是不在乎,如枯树皮的手轻轻拍着她的手背:“皇爷爷怕是坚持不了多久了……这大魏国不能没有后继之人,朕想了很久,朕要立你为皇太女!”

谢音晚眸色一怔,连忙跪下推辞。

“你是朕这一脉唯一的子嗣,务必答应朕!”

皇上执意如此,她再说不出什么反驳的话。

直到出了内室,谢音晚才面露难色。

从大魏国开创以来,从未有过皇太女的先例。

如此一来,会不会动摇民心?

谢音晚心绪愁楚,可不想偏偏在正殿遇上了宋颜。

宋颜想着方才听到的一切,眸色暗沉。

谢音晚对她并无好感,行了礼便准备离开。

转身间,却听宋颜低声道:“郡主,自古帝王皆无情,你以为皇上是真的疼你吗?你可知你养父真正死因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