月满西楼容成皎

我自小便是一个最受宠的公主,没有别的原因,只是因为我的母后是这大夜朝势力最盛的荣家。

最新章节

第1章 更新时间:2020-10-31 10:49:05
第2章 更新时间:2020-10-31 10:49:05

小说简介

原创精品小说《月满西楼容成皎》正式上架,小说的作者是一梨,主要讲述了容成皎陆之楼之间的爱情故事,这部小说故事节奏快,虐心指数爆表,使人潸然泪下,非常值得阅读,大家快看看吧。我自小便是一个最受宠的公主,没有别的原因,只是因为我的母后是这大夜朝势力最盛的荣家。

精彩章节

我自小便是一个最受宠的公主,没有别的原因,只是因为我的母后是这大夜朝势力最盛的荣家。

其实我的心里一直很清楚,我的父皇并不爱我的母后,他们的婚姻不过是一场交易,父皇是为了那把龙椅,外公则是为了荣家的昌盛。

我的母后也是一个可怜之人,听说,母后的意中人是与其青梅牛马的襄王世子,而今被远封江南的襄王。

但作为荣家的长女,哪有什么资格谈论儿女情长,在这规矩权势搭建起来的王城之中,若是能有情人终成眷属,固然可贵。但若不成,也是再正常不过。

但不管起因如何,他们还是结合了,也因此,我出生之后便理所当然地成为了这大夜朝最受宠的公主。

当然,这一切只维持到元丰十三年。

我父皇那样强势的人,怎么会容忍外戚干政的可能性存在。一开始的合作、退让、容忍,不过是一时的权宜之计。

十几年的帝王生活,朝堂权衡,父皇早已将朝堂上的重要职务换成了自己的势力。但外公身为荣家族长,又怎会放任局势一味地倒向父皇。

外公在世时,荣家尚且还能与父皇斡旋,保持朝堂上的权衡,但外公终究是老了。

外公在元丰十年过世之后,荣家便由资质平平的二舅继承,这样的族长又怎么能与父皇相比。

父皇以服丧为由,让二舅在家丁忧。三年中,以各种手段瓦解荣家在朝堂上的羽翼。待二舅重回朝堂,早已风云变色。

幸好母后还不算糊涂,对我的父皇没有任何期待。在外公死后,便开始着手准备,为我的未来铺路。

在这三年中,我的身子一日不如一日,长期卧病在床。

父皇虽不喜母后,但她毕竟是名义上的皇后,而我也的确是正统的公主,还是派了多位太医前来,大批名贵的药材流水似的往宫里送。

只是,药虽然吃下去了不少,身子却一日不如一日。我觉得我可能活不过元丰十三年的冬天了。

果不其然,我在元丰十三年死于宫中。

但当我再次醒来,却是在京郊的一个农庄,身边还有一位老嬷嬷和一个小丫鬟,还有一个包袱和两封信,一封给我,一封给襄王。

看完信之后我才知道,一切都是母后的安排,我的身子是母亲给我下的毒。母后知道外公死后,父皇必然不会放过荣家,也断断不会放过她。虽然可能不会伤及到我,但母后终究不愿让我成为罪妃的女儿,将来和她一样成为权势的牺牲品,她太明白女人在这其中的悲哀了。

所以她决定利用娘家的权力,从宫外寻到了一种无色无味的慢性毒药和假死药。而这老嬷嬷和小丫鬟则是她留给我的忠仆。

母后在信中说道:荣家在近几年估计就会被连根拔起,为了避免不该有的非议,她这皇后倒是可能多做几年,但多半也不会是什么好下场。

母后给我安排的去处是江南的一处小镇,那里有她的几处农庄和一些店铺。虽然挂在别人的名下,但实则是外公留给她的一部分嫁妆,说是连父皇都不知道。

对于这,我倒是不信,父皇那样的心思,真得会什么都不知道吗?

思虑再三,我没有选择去江南,而是前往西北。

我在西北开了几家店铺,还开了一家青楼用来搜集信息,无忧无虑,小日子过得比在宫里舒服多了。

事实证明,母后的推断倒是没错。

元丰十五年,王城穿出荣家贪污受贿的消息,被判处满门抄斩,母后则是被罚幽禁。再两年,母后被废,打入冷宫。

一切都很符合我那个父皇的行事作风。

在西北边陲小镇呆了几年,我的资产已经增加了许多,也嫁了满意的夫婿。不是什么权贵,不过是个商贾之子,待我却是极好,家中和睦,也算是个圆满结局。

想着风声已过,不会再有人关心荣家的消息。我便借着游玩的名义南下,去了母后替我选择的归处。

以免夜长梦多,我让丈夫出面处理了这些财产。

不过我此行的目的并不在此,而在于另一个人,襄王。

我将母后就给我的玉佩示于襄王府的下人,顺利地见到了襄王。

不愧是我母后看上的男人,长得的确不错。和我父皇那种刚毅之相不同,远离朝堂的襄王看上去更像是一个儒雅书生,想必年轻时也一定是位翩翩少年郎,怪不得母后会放在心上惦记了这么多年。

襄王见到我这个已死之人,自然是惊讶非常。但听完我的叙述,看完母后的信,竟在我夫妇面前痛哭流涕,一点儿都没有一个王爷还有的礼仪。

我和相公在王府住了两日便要离开,虽然襄王极力挽留,但未免人多口杂,我和相公还是选的择辞行。母后的信既然已经带到,便再无留下的理由。

他们的爱情可能还在,但这一世的缘分终究是尽了。一个成为了冷宫的废后,一个是远居江南的闲散王爷,可能他们唯一的共同之处便是他们的命都捏在我父皇的手上。

但,这一切已经与我无关了,我能做的也就是朝着母后的意愿去生活。

想着在西北的家,牵着身边人的手,以后再生个一儿半女。我想我该知足了。

“走吧,相公。”

“嗯。”

喜欢这本书的人还喜欢

举报本书
举报类型:
举报内容:
联  系 人:
联系方式:

确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