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韫婉盛沛霖

金韫婉盛沛霖

卿颜 著

金韫婉离开元帅府那天,半个北都城的名媛们都赶来看她的笑话。盛沛霖一脸淡定,然后把离婚协议撕了。金韫婉回到元帅府那天,半个北都城的绅士们都赶来请她三思。

最新章节

第1章 更新时间:2020-12-02 09:05:57
第2章 更新时间:2020-12-02 09:05:57
第3章 更新时间:2020-12-02 09:05:57
第4章 更新时间:2020-12-02 09:05:57

小说简介

主角是金韫婉盛沛霖《格格爬出元帅府》是由“卿颜”倾心编著而成,故事情节环环相扣。这是本站为大家精心挑选带来的优质小说~金韫婉离开元帅府那天,半个北都城的名媛们都赶来看她的笑话。盛沛霖一脸淡定,然后把离婚协议撕了。金韫婉回到元帅府那天,半个北都城的绅士们都赶来请她三思。

金韫婉盛沛霖精彩章节

金韫婉招呼了一辆黄包车,打算先回一趟肃亲王府。

她坐在车上,将外套里的船票拿出来,反复端详着,眼泪啪嗒啪嗒地落了下来。她怕把船票弄湿,又赶紧揣回了兜里。

五年了,她自打十六岁跟了盛沛霖,就从来没有离开过那座小白楼,她怕自己呆在北都会忍不住想盛沛霖,忍不住想回去,所以才做好了远渡重洋的打算,彻底和北都的一切做切割。

可是她放心不下自己阿玛和额娘,于是在离婚协议下面还附带着一封书信,大致写的是她愿意成全盛沛霖和宋灵犀,让出元帅夫人的位置,只希望盛沛霖在她离开这几年能替她照顾双亲。

若盛沛霖和宋灵犀是真心相爱,她又何必去做那个拆散姻缘的恶人。说不定她一走,盛沛霖就从津河赶回来,敲锣打鼓准备着迎娶宋灵犀了。

黄包车停下,金韫婉付好钱,迅速进了内院,看到自己阿玛坐在木藤摇椅上一边喝茶一边逗鸟,额娘坐在一旁绣着花,两人一见到女儿回来了先是脸上一喜,然后又严肃问道,“你怎么回来了?都没和家里通个电话。”

“沛霖去津河几个月了,婆婆和几个太太打麻将,没空理我。我待在家着实无聊,这才想来看看你们。”

阿玛和额娘一起皱起了眉头。

“这怎么能行呢?你一个做人媳妇儿的,没和丈夫婆婆说一声就私自回来了,还有没有点规矩了。”额娘训斥道。

她阿玛是前朝世子爷,额娘官家小姐出生,思想古板老旧,从小就教育着她要在家从父,出嫁从夫,哪怕少数几次她因为觉得盛沛霖不爱她,所以吵着要回娘家,阿玛额娘也是劝她,这都是做人媳妇的命。

阿玛长长叹了一口气,从藤椅上站了起来,“韫婉也是好不容易回来一次,我去打电话给沛霖说一声。”

“不要。”金韫婉赶紧拦住他。

她好不容易以才鼓足勇气离开元帅府,她害怕一知道盛沛霖的音讯,她就心软了。

阿玛顿时警戒起来,“金韫婉,你怎么回事,以前要和沛霖联系,你可是蹦跶地最欢的一个。吵架了?”阿玛打量着她躲闪的眼神,叹了一口气,“这电话看来我还非打不可了,沛霖是你的丈夫,你要和他吵架,传出去别人会说是我和你额娘没把你教好。”

金韫婉实在拦不住,她阿玛已经撇开她走到了电话旁。金韫婉不由感叹着人心果然是易变的,要是放在十多年前,她阿玛又怎么会对盛沛霖这个态度。

金韫婉和盛沛霖的的婚约源于她爷爷肃亲王,当时盛沛霖的爷爷考取了进士,颇得肃亲王赏识,想要结为姻亲,可两人都只生了男孩,便把婚约挪到了下一代。

前朝末年,盛沛霖的爷爷因为支持开国运动被杀了头,盛家家道中落,她阿玛当然就看不起盛家了,绞尽脑汁地想要取消这门婚事,最后允诺盛家愿意将盛沛霖抚养成人作为补偿。

于是十岁的盛沛霖独自从老家来了肃亲王府,年仅五岁的金韫婉见到他的第一眼时,就对这个衣着朴素,却眼底有光的少年心生了好感,成天缠着这个大哥哥陪自己一起玩。

这头金韫婉越亲近盛沛霖,那头金韫婉的阿玛就越看不惯他,百般刁难,终于在盛沛霖十二岁那年将他赶出府,每月给他一点生活费让他自生自灭。

后来,盛沛霖没有完成学业,而是投了革命军。前朝被推翻后,他又乘着各方军阀内斗倾轧占领了北都,陈军一方,有了现在的地位。早已败落的肃亲王府立马巴巴地贴了上去,死皮赖脸地逼着盛沛霖娶了金韫婉。

她知道盛沛霖以前因为自己家吃了多少苦,所以他不喜欢金韫婉,金韫婉觉得一点也不奇怪。

这时,金韫婉的阿玛扭过头来喊了她一声。

“韫婉,过来,沛霖找你。”

喜欢这本书的人还喜欢

同类推荐

白小白若若
白小白若若 我吃香烟

我叫白小白,我正在洗澡,一场巨浪的到来,让我莫名其妙的卷进了这个世界,在这个世界里,我得到了一个名叫若若的系统帮助,我将向你展示我如何一步步的升级,一步步的泡妹,达到人生巅峰。

白沐烟楚逸古代
白沐烟楚逸古代 臭臭公子

边境动乱,她替父从军上战场,救了镇国大将军楚逸一命。那一救,让楚逸识出她的女儿身,更是对她一见倾心。他曾发誓要与她一生一世一双人,却将别的女人迎回府……

他与她之间宿命已定
他与她之间宿命已定 春雷炮

所爱隔山海,山海皆可平;所爱隔云海,云海皆难越。他与她之间,宿命已定,云与海,永生永世,不得相守……

山海皆可平云海皆难越
山海皆可平云海皆难越 春雷炮

所爱隔山海,山海皆可平;所爱隔云海,云海皆难越。他与她之间,宿命已定,云与海,永生永世,不得相守……

白夭夭齐悲
白夭夭齐悲 初八姑娘

寒风刺骨,银装素裹了整个青云宫。一身红色长袍的白夭夭站在红漆门外,拧眉听着屋内传来的爽朗笑声和清脆娇语。屋内的男人,是九州天族拥有至高无上权力的天子齐悲,也是与她共度千年的夫君。但那个娇声笑语的女人,她不认识。

979646
979646 佚名

冷清的凤宁宫内,一阵撕心裂肺的咳嗽响起。“娘娘,您怎么又坐在这里!”宫女惊蛰拿着一床羊毛毯急匆匆披在沈甄越发单薄的身上。沈甄转头望着那片看不到头的宫墙,轻声道:“你说,他今晚会不会过来?”“娘娘……”惊蛰欲言又止。

举报本书
举报类型:
举报内容:
联  系 人:
联系方式:

确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