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运神相

天运神相

冷酷到底 著

无意继承了爷爷的一身神奇相术,想不到只因为我给别人相了一面,便被他给赶出了家门。做为神相传人的我,为人相,为物相,为天相,一路前行,终于揭开这片天地的一个巨大秘密……

最新章节

第1章 扫地出门 更新时间:2020-12-04 12:00:22
第2章 穿心煞 更新时间:2020-12-04 12:00:22
第3章 破煞 更新时间:2020-12-04 12:00:22
第4章 女鬼 更新时间:2020-12-04 12:00:22

小说简介

《天运神相》由小编为大家带来,小说主要讲主角罗承运王倩然的故事,作者冷酷到底妙笔生花,小说情节生动有趣,令人阅读轻松,实在是一本不可多得的好书,本站向广大读者朋友们推荐。无意继承了爷爷的一身神奇相术,想不到只因为我给别人相了一面,便被他给赶出了家门。做为神相传人的我,为人相,为物相,为天相,一路前行,终于揭开这片天地的一个巨大秘密……

天运神相精彩章节

讨债鬼!

从小到大,这是爷爷对我说的最多的三个字。

我被他骂得急了,便反驳他:“知道我是讨债鬼,那当初你为什么要把我捡回来?”

“唉,你是讨债鬼,我是欠债人呀!这是我命中注定要还的债,逃不掉的!”

爷爷总是一脸无奈地道。

“不过,我最多把你养到二十岁,一到二十岁你就滚蛋去逑!”

每次爷爷都会在后面加上一句。

虽然爷爷一向说得坚决,但是我却从来没把他的话当回事过。

在我看来,虽然我不是爷爷的亲生孙子,但是他无儿无女,对我比亲孙子还亲,怎么舍得赶我走?

我没有想到,二十岁一到,这老头竟然真的就把我扫地出门了,借口是我多说了一句话。

二十岁生日那天,我专门请了假回家陪爷爷,想当面感谢他二十年前从坟堆里把我抱回来。

远远的就看到我家门口停着一辆路虎,车旁围着一圈看热闹的乡亲,见我走过来七嘴八舌地告诉我家里来贵客了。

我们家能有什么贵客?

我心中疑惑,还没进家门,就看到两个人从里面走了出来。

前面一个穿着中山装的中年人,举手投足间透着一股威势,一看身份就很不一般。

跟在他身后的是一个黑西装年轻人,戴着一副墨镜,像极了电影里大人物的保镖。

搭眼一看,我便发现那中年人的疾厄宫上隐隐飘着一层黑雾,知道他最近应该会厄运缠身,诸事不顺。

那中年人看到我,便微微一笑,招呼道:“你就是罗老的孙子,承运兄弟吧?幸会幸会!”

人家这样一个人物,年纪又比我大上一轮,竟然称呼我兄弟,我便有些受宠若惊,忙对那中年人道:“你好!”

那中年人倒也没有多说,带着那年轻人向路虎走去,经过我身边时却是重重叹了口气,脸上也是一片失望的表情。

我也不知道是不是鬼迷心窍了,便随口问了一句:“先生,你来找我爷爷有事?”

“是呀!最近我遇到了一些麻烦,听闻罗老大名,好不容易打听到他老人家隐居于此,本来想请罗老给我看一卦,可是罗老却说什么也不愿意出手!看来是我命该如此呀!”

中年人摇头叹息道,脸上的忧色更甚。

这时那年轻人却是不屑地道:“王总,他一看就是个没见过世面的农村老头,怎么可能是传说中的神相?穷成这副样子,他要是真会看相,能不挣那十万块钱?”

什么?十万?

听到年轻人的话,我心中一动。

十万呀!

我和爷爷这些年就靠那一亩三分地过活,上大学的学费还是借的助学贷款,在学校连两个菜都不敢吃,连个女朋友都不敢谈,要是有十万,还用受这份穷吗?

再说,那年轻人竟然说爷爷不会相术,也是我不能忍的!

我忍不住撇了撇嘴道:“不是爷爷不会看相,是他老人家已经多年不给人看相了!再说,王总的这点事这么明显,是个人都能看出来,这有什么难的?”

王总听到我的话,面露喜色,一把抓住我的手问道:“承运兄弟,你也会看相?能给我看看吗?”

年轻人却是在旁边冷哼一声道:“他毛都没长齐,会看什么相?王总你可别被他给骗了!”

他虽然出言不逊,但是眼底却是闪过了一丝狡猾,我知道他这是故意在激我。

但是我毕竟是年轻气盛,明知道对方的意图,还是忍不住把自己看出来的东西说了出来,最主要的是我想要挣他的十万块钱。

“你疾厄宫有黑雾缠绕,说明你最近厄运缠身;双眼之中布满血丝,赤脉侵睛,田宅宫受损,疾厄宫的黑雾又与田宅宫的和血丝隐隐呼应,说明你最近的厄运应该与产业有关。如果我猜得不错,应该是你的住宅有问题,很有可能是风水一类的问题。”

这还是我第一次按照爷爷教给我的那些东西给人看相,嘴里虽然说得笃定,其实心里并没有多少谱,所以一边说一边看那中年人的表情。

察言观色,旁敲侧击,本来就是相术的一种手段。

中年人连连点头,连声道:“承运兄弟,你说的没错!这些日子我确实很倒霉,生意不顺,身体也不舒服,找好几个大师看过,都没能解决问题,不得已这才来找神相。想不到你一眼就看出了问题所在,不愧是神相的孙子!虎子,把钱给承运兄弟!”

那个叫虎子的年轻人把手里的一个包递到我面前,打开来给我看了一下,只见里面是两捆红票子。

我从来也没见过这么多钱,顿时感觉喉咙发干,两眼发直,激动得心都快要从喉咙里跳出来了,就要伸手接那个包。

可是虎子却是紧抓着包,对中年人道:“王总,这么几句话就值十万呀?谁知道他是不是胡诌的?”

中年人不满地呵斥道:“虎子,你怎么能这么不礼貌?神相传人,怎么可能看错?不过……”

说到这里,中年人看向我,目光里满是恳求,道:“承运兄弟,既然你得到了神相的相术,也一定会破法吧?不知道能不能请你……”

他的话还没有说话,一个苍老的声音便从门里响了起来:“承运,还不快滚进来?”

我吓得一个激灵,转头看到爷爷正怒容满面地站在门里,伸手指着我,哪里还顾得上去听中年人后面的话,拉起箱子就向家里跑去,跑出两步又回头把虎子手里装着钱的包抢了过来。

“喂……”

虎子在我身后叫了一声,似乎想要拉住我,却被中年人给制止了,进门时我回头看了一眼,发现中年人已经带着虎子上了路虎,却并没有发动车子。

“你长本事了哈!”我一进门,爷爷便“呯”的一声把门关上,狠狠瞪着我骂道,“我给你说过什么?二十岁以前,不准你给别人看相!你是把我的话当成狗屁了吗?”

我举起手里的包,得意地对爷爷道:“今天不是我的生日吗?我现在满二十岁了呀!爷爷,看个相就能赚十万,这样的好事哪里去找?有了这十万,我们爷儿俩还不吃香的喝辣的?”

“啪”,爷爷抬手就是一巴掌拍在了我的后脑勺上,怒声骂道:“你满二十了?你是酉时出生的,还差五个小时才满二十岁!本来我打算等过了今天再把你赶出去,想不到你连这几个小时也等不了了!也好,我们爷儿俩的缘分也算是尽了!你不是喜欢给人看相吗?不是喜欢挣钱吗?滚出这个家门,以后你想做什么都没有人管你了!滚吧!”

说完他抓着我的领子就往外推我。

这下我整个人都懵了,想不到爷爷竟然真的要赶我走!

“爷爷,你别赶我走呀!我把钱还给他们还不行吗?”

在这个世界上,我只有爷爷这一个亲人。

虽然我们的家很破,虽然我们一直很穷,可是一想到这个小院,一想到这个小老头,我心里就会觉得很踏实。

但是现在我却要失去这一切了,我的心里开始慌乱起来,一边死死抓着院子中间的槐树,一边大声恳求爷爷不要赶我走。

“孙子,不是爷爷狠心,只因为我们爷俩只有二十年的情分!当年在坟堆里看到你第一眼,我就算出来了。这些年我封卦,也不让你给别人算命,就是不想扰动天机。刚才你一开口,天机就有所感应了,我多留你一天,就是害了你!爷爷是为了你好,以后你就会明白了!”

爷爷的语气一变,脸上的怒容也变成了一片黯然,虽然他头发胡子都白了,但是力气却很大,就算我拼尽了吃奶的力气,还是被他给推出了家门,身后大门又重重关了起来。

“爷爷!”

我用力砸着大门冲里面喊。

“滚!你要是敢再进这个门,我就砸断你的狗腿!”

爷爷在门里吼道,我从门缝里看到他手里拿着锄头,用力往地上砸了一下,似乎我进去真的会砸断我的腿。

这时,身后响起了一声喇叭,我回头看到路虎车里王总正在冲我招手,旁边那些村民都是伸长了脖子向我这边看,显然很好奇爷爷为什么要赶我走。

我咬了咬牙,把装着钱的包从墙头扔了进去,大声道:“爷爷,这些钱留下给你买酒喝!”

“滚!”

又是一声苍老的大吼,我却听出了爷爷的不舍,不过爷爷并没有把钱再扔出来。

二十岁以后要我滚蛋,这话爷爷说了二十年,我一直以为他是和我开玩笑的,现在看来根本就是早有打算。

我知道,爷爷这么做一定有他的原因,于是擦去自己眼角的泪水,跺了跺脚,向路虎车走去,心里却是轻声道:“爷爷,我还会回来看你的,你别想不要我这个孙子!”

我没有想到的是,那竟然是我最后一次见到爷爷。

后来我想起来,当时爷爷一定是和王腾飞商量好的,他老人家就是为了找个借口把我赶走,不想连累我。

王腾飞,就是那个王总的名字。

喜欢这本书的人还喜欢

举报本书
举报类型:
举报内容:
联  系 人:
联系方式:

确认举报